banner
被无数次出卖 朴槿惠的悲剧人生-新华网
2016-10-31 01:4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

  国家是我唯一渴望服务的对象。

  ??朴槿惠

  一个“嫁给了国家”的总统,未曾想栽在了“闺蜜”身上。

  新华网北京10月30日电 闺蜜,闺蜜的爹,闺蜜的前夫,闺蜜的傲娇千金……所有都与朴总统缠在一起。

  这是一部魔幻事实主义的韩版纸牌屋。以总统为主角,以党争为推手,各路媒体发挥编剧假想力,吃瓜民众看得满腔怒火:

  朴槿惠,“被操控的小丑!”

  朴槿惠,“还我一个畸形国度!”

  朴槿惠,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1.

  故事从1974年8月15日说起。那天,朝鲜间谍刺杀了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

  “那段时间,电视上反复播放母亲遇刺的画面,要蒙受媒体将母亲的逝世当成连续剧一样始终地播放,对我来说是件更残酷的事。”朴槿惠曾这样回想。

  艰难时刻,把佛教、基督教、天道教杂糅在一起创立“永恒教”的牧师崔太敏登场了。

  崔太敏拥戴代行“第一夫人”的朴槿惠为救国女性服务团名誉总裁,本人任总裁,一时名声大噪。他自称“太子殿下”,利用职务和教派大敛钱财。

  很快,时任总统朴正熙收到了中心境报部长金载圭的报告并派金发展考核,但最终因朴槿惠力挺和证据不足,崔太敏并未受到司法制裁。

  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被金载圭枪杀身亡。

  “当一个人受到太大打击时,据说是哭不出来的,那晚我终于明白了。缓缓地,全身的觉得逐步消失,似乎置身在令人晕眩的梦幻之中”。

  痛失双亲,朴槿惠跟弟弟妹妹离开青瓦台。同时,对于父亲朴正熙的诋毁谎言甚嚣尘上,朴槿惠在悲痛中开始了“为父亲正名的事业”。

  “我见过很多心口不一、为了自身利益而决定背叛的人,”朴槿惠说,“旁人对父亲的出卖不停止,我已经无奈隔岸观火。”

  此时又是崔太敏,像“黑骑士”般,在朴槿惠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为她供应人力和资金支持。患难中的开导和照顾,让崔太敏逐渐成为朴槿惠的“导师”。

  然而崔太敏本身就是个有争议的人。此人生于1921年,先做过僧侣,后又为牧师,曾有过6段婚姻。当年甚至有韩媒传言,崔太敏与朴槿惠实际就是男女关联。

  2.

  多少十年过后,2006年5月20日,从新踏入政坛的朴槿惠在地方选举日准备登台讲演时,右脸忽然感到一阵锐利的刺痛。

  她后来回忆说:

  “刀片划过脸颊和颈部,连按压伤口的手指都陷入肉中。”

  “只差五毫米就割到颈动脉,不然3分钟后即毙命。3小时手术,脸上缝了60针。”

  “那是我重生的一天,也是我这辈子最濒临去世亡的一次。”

  这时,“导师”崔太敏已经故去。陪在朴槿惠身边的“亲人”,换成了崔太敏的第五个女儿崔顺实,她持续了崔太敏在朴槿惠心中的信任。

  一个公开的秘密是,朴槿惠同亲妹妹朴槿令关系生疏隔阂,可提高其尺度性因此但另一边打架、逃学、顶,同崔顺实才亲如姐妹。

  实际上,崔顺实一家都和朴槿惠有着说不清的关系。特别是在朴槿惠到任总统后,这种关系愈发显现,引发遐想。

  2013年4月,崔顺实的女儿郑宥拉参加马术比赛未能获得好名次,Android客户端 本主题由 芥茉兔 于 2016-8-23 16,朴槿惠竟然传召体裁部长柳振龙,将批评赛事不正之风的文体局长卢太刚与体育政策课长陈在洙定义为“坏人”,请求即时辞退。

  更夸张的是,2014年,日本《产经新闻》在题为《沉船当日朴槿惠不知去向,究竟与谁会见》的文章中爆料,朴槿惠当天正是与崔顺实的前夫、时任总统秘书室室长的郑润会在一起。文章将两人描述为情人关系。

  3.

  如同不懂得中世纪的黑暗时期,就无法理解欧洲的文艺振兴一样,不懂得朴槿惠18年的隐遁生涯,就无法懂得今天的朴槿惠。

  尝尽众亲叛离,“失望锻炼了我”,朴槿惠18年隐遁生活,只与极少数心腹沟通交流。疏离孤单,长期重压,造成了她性格方面的两极化:极端信任和极其不信任、极其冤仇背离与极度担心背叛??这是长期研究韩国政治的学者的普遍共识。

  朴槿惠温和而冰冷的含笑背地,扫兴岁月留下道道痕迹。极度孤独背面是唯亲信是从,这种心理突出反映在她的人事任命、政策履行以及国家运行等各个方面,上任以来饱受舆论诟病。

  没有家庭和亲人诉说心事,朴槿惠在总统竞选时向崔顺实求教讲稿“口气和如何更好传递情感“,因为她最懂自己。

  对崔顺实,朴槿惠有一种精神上的依靠,甚至于在崔涉嫌贪腐丑闻爆出后,朴槿惠极力否认袒护,甚至抛出修宪来转移国内舆论压力。

  惹韩国民愤而攻之的是,搞不清在“闺蜜”摄政当面,朴槿惠做出的事关韩国政治、保险、外交、对朝、经济等诸多重大国家决策,有多大程度是受一个非公职人员,乃至其背地因素的操控。

  4.

  韩国舆论眼下不人同情朴槿惠,一个心理受过极度痛楚的女人,通过哲学、神学,依附精力世界的力量而从新站起来的女人。曾经从天堂跌入地狱,历史如斯相似,眼下朴槿惠又一次遭遇父亲朴正熙当年的拉拢人心。

  确切,朴槿惠无奈阐明为什么在青瓦台秘书班底早已就位的情况下,仍然由崔顺实修改稿件。朴后期的政策,偏激而独断,听不进不同意见,比喻突然决定萨德入韩,突然对朝强硬对立,突然决议修宪……毕竟崔顺实参加多深,韩国人恳求一个说法。

  冰山之下,还有更多谜团未解。

  正如复旦大学朝鲜与韩国研讨中心主任郑继永指出,眼下正值2017年总统大选前的热身阶段,如此好的主题没人愿意错过。在野党毫不可能轻易放过打击朴槿惠及新国家党的机会。

  而在新国家党内部,其余被打压的派别也在趁此还击朴槿惠系。甚至在朴槿惠系内部,有些人长期忠诚却发现朴槿惠并不信任自己,絮叨借机撇清关系,以保护自己的政治生命。

  最新民调显示,朴槿惠的支撑率已经跌至14%。韩国首位女总统的提前下野,2016xianggangliuhecai,甚至被弹劾,绝不是危言耸听。以韩国人的民族性和韩国政治多少十年的斗争史来看,朴槿惠的悲剧几乎不可避免。

  这让人想起,朴槿惠的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话:

  “多年来,我承受了无数的出售,简直就像是站在山崖的边缘气息奄奄。被曾经信赖的人背离,让我看清了人类对欲望跟权力的执着……”(记者杜白羽,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ediabarre.net 版权所有